唐朝小说
首页 都市频道 工业之动力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4章 临时客串

关上房间的房门,唐婉看着焕然一新的两个小丫头,随手揪了揪梁远的耳朵说道:“你这个小混蛋,要不是下午艾斯卡达服饰送来几大包服装,宁姨还以为你们三个被绑架了呢。”

    “嘉嘉和菲菲有些事情想不到,小远作为哥哥应该想到才对,连个纸条都没留就足足跑了一整天,宁姨都要担心死了。”

    “妈妈,妈妈,我们给你和梁姨买礼物去了呢。”宁婉嘉抱着唐婉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是啊,是啊,给妈妈的拎包我们选了好久呢。”宁婉菲也难得的没有计较变成妹妹的问题,抱着唐婉的另一只胳膊说道。

    唐婉哭笑不得的看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两个小丫头主动帮着梁远洗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知道小远jīng通德语,妈妈就给大使馆打电话寻人了。”

    梁远憨厚的笑了笑,仗着前世对汉堡的熟悉,两个小丫头一怂恿,自己也没多想就带着两只萝莉出了酒店,连纸条都忘记留了,属实忽略唐婉等人的心境,现在可不是后世人员流动十分zì yóu的21世纪。 . .

    从棕sè的沙发边拎过两个大号纸袋,梁远笑嘻嘻的凑到唐婉身边,说道:“宁姨,我们三个给你和我妈挑的风衣,宁姨和我妈高矮胖瘦差不多,刚好试试,要是不合身明天好一起去换掉。”

    “给妈妈和梁姨买的,是我们穿的同款同sè系呢。”发现打岔好借口的两只萝莉七手八脚的拆开包装。把三人在艾斯卡达买的礼物翻了出来。

    时装对于女xìng的诱惑不言而喻,加上唐婉本来就拿梁远当作儿子养的,哪里舍得深说,看着三人平安归来心中的火气和焦虑早就没了,揪揪梁远的耳朵到是有九成在做做管教样子。

    笑眯眯的接过两个小丫头递过来的风衣,换掉了身上的外套,在两个小丫头大呼小叫的说着“妈妈和我们好像呢”的马屁声中,把三人偷偷跑掉的事情糊弄了过去。

    隔rì,对手袋颜sè有些不满意的唐婉,在两个小丫头的带领下去了少女堤换货外加逛街。梁远却准备跟着刘文岳去MBB设在汉堡市的生产工厂参观。

    由于汉堡市本身的辖区不算大。城区又被港口和商业、居住、文教、行政等区域占据了大部分城市面积,因此许多联邦德国在汉堡知名企业的生产工厂,都设立在汉堡城区的外围,同德国的另一行政州下萨克森州接壤。MBB也不例外。

    布洛姆?福斯造船厂航空器生产部是MBB公司在汉堡的核心生产企业。位于汉堡市区西南方的芬克威尔德区。距离汉堡的航空港芬克威尔德机场不远。

    作为一家有着悠久历史的制造企业,布洛姆?福斯造船厂飞机生产部在二战时期就是第三帝国赫赫有名的飞行器制造企业,二战史上最大的水上飞机BV222系列海上巨兽。就是布洛姆?福斯的杰作之一。

    这种最大航程7000公里,机身长度是美国B29远程轰炸机一点五倍,最大起飞重量高达49吨的庞然大物,在尺寸和重量上都远远超过同期各国还在图纸上的所有水上飞机,堪称德国航空工业在大型飞机方面的顶峰。

    德国战败解体之后,布洛姆?福斯造船厂一度解体,改为生产中、短途轮渡和大型除草机,不过东、西方两个阵营间冷战的爆发又给布洛姆?福斯带来了yù火重生的机会,经过三十余年的恢复之后,布洛姆?福斯又具备了开发先进航空飞行器的能力。

    作为MBB工业集团的执行董事,施奈德?埃德米斯顿主要负责MBB集团航空方面的业务,同时也是共和国同联邦德国合作的MPC75项目的直接负责人。

    数rì前,施奈德?埃德米斯顿就从共和国驻MBB的工程技术人员处得到了消息,知道共和国航空工业的主管部门,正在对中德两国合作的MPC75项目进行调整,作为MBB公司寄予厚望的项目,施奈德?埃德米斯顿第一时间就通过联邦德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共和国此次调整动作的深层因素。

    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后,除了得知MPC75项目被划到一家新成立的民用航空进出口集团名下,和“为MPC75项目合作创造更好的条件”之类的公式说辞,施奈德?埃德米斯顿没有得到任何值得分析研究的消息。

    正在施奈德?埃德米斯顿满头雾水、大失所望的时候,突然从共和国驻联邦德国的MPC75项目组联络官江庆民处,得到了民用航空进出口集团的新任总经理赴德考察的消息,正找不到沟通门路的埃德米斯顿大喜过望,在梁远抵达第二天就下了邀请函,邀请刘文岳赴MBB的工厂参观,顺路试探共和国方面对MPC75项目的态度有无新变化。

    MBB工厂所在的芬克威尔德区,距离梁远居住的汉莎酒店大约20公里,施奈德?埃德米斯顿跟随着公司派出的迎宾车辆,提前15分钟来到汉莎酒店的大堂,等待这位名叫刘文岳的新合作者。

    离双方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埃德米斯顿看到自己熟悉的江庆民陪着两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少年从电梯间里走了出来。

    一番热情的寒暄过后,让埃德米斯顿感到意外的是刘文岳婉拒了MBB的迎宾车队,而是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埃德米斯顿极为熟悉的游船包船卡,提议从水路去芬克威尔德区,顺路游览汉堡冬rì里的风景。

    汉莎酒店距离汉堡的水上客运中心靠岸栈桥只有数百米,转过酒店前门弗里希大街的弯角就能看到。

    虽然觉得眼前这位中国人的行事风格同自己所接触过的有些不同。埃德米斯顿还是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刘文岳的提议。

    MBB的奔驰面包车把几人载到靠岸栈桥,埃德米斯顿发现一艘rǔ白sè的小型双层游艇早已停靠在码头上。

    “刘,真是难以置信,第一次来汉堡你就能找到游览汉堡最为美妙方式。”埃德米斯顿首先下了面包车,看着码头上停泊的那艘小型游船大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所有的旅行手册上都强调过,汉堡是欧洲桥梁最多的城市,我想在这里乘船一定是个不坏的主意。”刘文岳也笑着说道。

    “真没想到,刘的德语居然讲的这么好。”

    “只是rì常对话没问题罢了,稍微专业一点的就不成了,比如那艘游艇里的大部分零部件我就说不上来的。”

    说话间埃德米斯顿发现。只有刚刚没给自己介绍的那个少年跟着刘文岳下了面包车。和自己、刘文岳一同向游艇走过去,其他人都留在车上沿陆路去了MBB工厂。

    冬季的易北河水深蓝如碧,在初升朝阳的照耀下,河面升腾着大片薄薄的雾气。从游艇椭圆形的舷窗望去。河岸两旁德皇威廉一世时代所修建的哥特式尖顶建筑在薄雾中若隐若现。挂上了一丝若即若离的迷离感,使人觉得恍若航行在梦幻的童话世界。

    坐在这艘名为彩虹勇士号小型游船的休息舱里,喝了一口休闲桌上的热咖啡。埃德米斯顿的心情也禁不住轻松了起来,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也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有些好奇的对着刘文岳说道:“刘,这位棒小伙是……。”

    “我的侄子,也是我在德国的私人翻译。”

    听着刘文岳提起自己,梁远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说道:“施奈德先生,认识你很荣幸。”

    “哦,认识你我也很高兴,小伙子,在波恩呆了多少年。”埃德米斯顿敏锐的听出了梁远已经不太重的波恩口音。

    “我的德语老师是波恩人,一位退休的长者。”梁远满嘴跑着火车。

    看着眼前这位灰发、方脸、浓眉、略带红鼻头典型rì耳曼中年男子略带惊讶的看着自己,梁远猜出眼前这位直肠子汉斯对自己的工业翻译能力的抱有很大的存疑。

    清了清嗓子,梁远接着说道:“能去MBB公司参观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在航天方面MBB公司取得成就着实令人惊叹,据我所知七十年代MBB所研发的太阳神号深空探测器,是人类迄今为止发shè的飞行速度最快的人造天体,也是人类首个专门研究太阳的深空探测器,探测器上搭载的低能电子和离子shè线分析仪、低频磁场探测器……。”

    随着梁远口中不停的冒出成堆成堆的航空航天领域专业名词,埃德米斯顿脸上的惊讶再也掩饰不住了,国外拼音化的文字可不同于汉字,只要学会了一千多个常用词汇,基本看什么专业书籍都不会发生不认识的“文盲”现象。

    对于德语这种拼音化的文字来说,真的是隔行如隔山,一个航空领域的jīng英转移到深海潜水领域,在不借助字典的情况下,极可能会发生无数资料文献看不懂的情况,重新变成有学问的“文盲”。

    欧美这种语言特sè也造成了欧美产业分工越来越细,企业倾向于专注某个子系统,降低研发的边际成本,极少有像韩、rì那种做全整个产业链的企业财团。

    当然rì、韩企业财团不同于欧美企业的特xìng,和rì语、韩语都是构建在中文的基础之上不无关系,所有的竞争归根结底还是文明的碰撞,所谓的组织构架、技术科学等等外因放在整个人类的历史长河中观察,所起到的作用真的是微乎其微。

    不到十分钟,埃德米斯顿就彻底的认可了梁远在哪航空领域的翻译水准。

    刘文岳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划了一个好大圈子,连游船都包了一艘,终于争取到正式摆在台面上的机会,清了清嗓子,微笑着说道:“施奈德先生,坦率地说你应该发觉,我和共和国出来考察的普通官员有着极大的不同了吧?”

    埃德米斯顿略一思索,爽快的点了点头,说道:“刘,虽然和你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如你所说,你确实和我见过所有的共和国官方来人都不太一样。”

    在八十年代末期,rì后那些横行欧洲的共和国土财主们或是在上学或是折腾着小买卖,而出身于共和国的官员更是以较为清贫的形象闻名于海外。

    埃德米斯顿在刘文岳拿出那张包船卡后,就感觉事情有着一丝不对,虽说在易北河包一艘游艇数千美元的花销还不算贵,但就埃德米斯顿对在MBB工作的共和国工程技术人员的了解,刘文岳的行为远远超出了共和国官员的固有形象。

    不过作为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埃德米斯顿又不能多嘴问什么,只好把疑问压在心底,现在既然刘文岳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埃德米斯顿决定坦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邀请施奈德先生从水路去芬克威尔德区的MBB工厂,除了浏览易北河优美的风光之外,也是想提醒施奈德先生,我们这家新成立的民用航空器进出口集团和普通的共和国企业有着极大的不同。”

    “除了正常的公司股东,我们没有任何上级,企业唯一追求的就是盈利,在未来,施奈德先生把我们当作一家大型的私营企业打交道或许更为合适些。”刘文岳意味深长的说道。

    梁远既然决定参与到两德和平统一的大业之中,刘文岳又哪能顶着国有企业的帽子行动,之所以用新成立的进出口公司和埃德米斯顿打招呼,只是为了方便搭上线,表明自身在共和国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和人脉,继而顺利替代共和国接手MPC75项目而已,毕竟MBB公司可是冲着共和国广袤的市场空间才提出联合开发MPC75的。

    最后的好处,就是在国外强调自己是私人企业,可以规避许多意识形态上的麻烦。

    也没管频频点头的埃德米斯顿是否相信刘文岳的言语,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的航程里,三人没在聊过正事,而是随口扯着易北河的历史。

    直到休息室的门外传来敲门声,三人才意识到游船已经抵达了芬克威尔德区。(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

第174章 临时客串

0/200

发表评论